我们的故事

主页>我在地上第二个家

我在地上第二个家

「我很难以笔墨形容对部队(教会)的感觉,因为已融入我的成长中。」1956年,年幼的罗素芳因经历风灾和火灾,与家人搬到竹园徙置区。当时,救世军竹园队在那里进行救济工作,因而接触到素芳一家,素芳从此与部队结下不解缘,不但从中认识神,更开始与部队一起编织她生命中一个个小片段。

在部队成长

现为卜维廉队军兵的罗素芳回忆从前,发现与部队有关的片段充斥在她回忆的每一个角落。小时候,竹园队的军官对她与家人关怀备至,会从自己的薪金中掏出部份金钱,给他们买食物充饥。年幼的她每逢打风时,家人都担心台风会损毁木屋,故会到教会栖身,躲避风灾。当时,素芳虽然已跟随母亲返部队和上主日学,但对神认识有限,直至小学六年级,她第一次真正经历神:「当时爸爸逝世,妈妈身体突然出现问题,体重从120磅暴跌至60磅。那天,我探望完妈妈,从医院出来,站在马路旁等待交通灯转灯时,我突然害怕起来。于是,向天说:『神啊,爸爸过身了,我不想这么快变成孤儿,求祢医治她吧。』后来,妈妈慢慢好起来,妈妈身体渐渐康复,原来神真是听祷告的!」

部队一直陪伴她成长,从青年兵、青年团契、参加诗歌班、与弟兄姊妹在龙翔道派传单,邀请途人去布道会、竹园队与慈云山队合并,卜维廉队成立,在教会事奉等,都是她重要的回忆。因从小在部队建立信仰,认识神,故她性格也较乐天,无论在生活和在工作(社工)上,遇到困难时,都晓得寻求神,,而部队上下亦不时关心她,成为她的扶持。

与病同行

劳碌一生,本准备安然退休,素芳于2018年证实患上乳癌。当医生告知此噩耗时,她表现平静,就连医生都感到诧异,因为她知道生命掌握在神手中。而知道她患病后,卜维廉队部队军官罗惠芳少校也密切留意她的状况,经常慰问她。治疗过程中,她先后接受标靶治疗、化疗和电疗。化疗期间,她因为免疫力低及受药物副作用影响,身体出现肚泻、皮肤痕痒及发炎等情况;左手水肿厉害及肩颈肌肉绷紧等,那种「有心无力」的感觉十分强烈。完成化疗后,医生建议素芳做切除乳房的手术。但素芳心中出现疑问,对于医生的建议犹疑不决。此时,罗少校及陈燕萍辅助上尉鼓励她寻求神的印证。于是她求神让她遇到一位资深的医生,结果,她真的遇到一位资深顾问医生,她的诊断是不用切除,让素芳取得明确的确据。

由于不需做切除手术,医生也安排了素芳做放射性治疗(电疗)。罗少校及任职护士的教会姊妹建议她使用芦荟和润肤膏并涂在要电疗的部位上。结果在整个电疗过程中,她的皮肤没有损伤。 然而,每次电疗前她都会出现肚泻,令她紧张和担心,故做电疗时,她会唱诗歌、祈祷和背诵经文让自己放松,感恩每次电疗都能顺利完成。 在这段时间,她感谢神对她的看顾和保守,经常数算神在她身上赐予的无尽恩典,感谢神对她的医治、看顾和保守。

如置身家中

现时,素芳每隔三星期仍要回医院打一次标靶药,以便控制病情。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部队牧者知道她需要经常进出医院,除了为她送上防护能力较强、适合往医院使用的口罩外,又提醒她去医院时记得配戴。 治疗期间,她并没有停止聚会。每次返主日圣洁会,罗少校都会为她预备一张有软垫的椅子,令她感到特别窝心。团契及部队的弟兄姊妹经常给予关心和鼓励,又为她代祷,就像家人般陪伴着,令她在面对疾病的过程中从不感到孤单。

对素芳而言,在生命中能认识神和在教会中成长,对她十分重要。她很难想象若没有认识神和教会生活,她会变成怎样。她推测若没有认识神,她会是个悲观、充满怒气和失去方向的人; 若少了部队生活,她会少了很多温暖、关心、支持和爱护她的人,生活上会有所欠缺:「所以我很感恩,让神在母腹中已拣选了我。认识神是我一生的福气;而部队生活已融入我日常生活中,这份亲情对我是一份祝福。」

更多故事:https://salvationarmy.org.hk/information-centre/publications/army-scene/?lang=zh-hans

Go to Top